1. 首页
  2. 社区

纸牌屋第三级

纸牌屋第六季会怎样?据外媒报道,《纸牌屋》的出品公司Netflix更新声明称:凯文·史派西(K evinSpacey)被指控多年前对当时年仅14岁的安东尼·拉普实施性侵行为,Netflix决定砍掉凯文

纸牌屋第六季会怎样?

据外媒报道,《纸牌屋》的出品公司Netflix更新声明称:凯文·史派西(K evinSpacey)被指控多年前对当时年仅14岁的安东尼·拉普实施性侵行为,Netflix决定砍掉凯文·史派西主演的《纸牌屋》,明年的第六季将成为最后一季。凯文·史派西(K evinSpacey)对于安东尼·拉普指控性骚扰一事致歉,但他并不记得有这样的遭遇,毕竟已经过去30多年了。接着他宣布自己出柜。第六季出不出的玩,我都很担心

如何评价《纸牌屋》第六季?

才看第一集,克莱儿向天空树中指!我知道这家伙比Frank的野心更大

如何评价《纸牌屋》第五季?

第五季我感觉应该会比较烂尾,特别是刚看了第一集,本来特别简单的事情花了一个小时来说,缺乏了原来的主创,指不定在哪找个几个编剧,特别是不擅长这方面的编剧来狗尾续貂。我反正持悲观态度。弗兰克应该会连任,他老婆很可能成为他政治的牺牲品,而且因为宫颈癌,本来也活不长了。那些想揭露他罪行的记者按着弗兰克的脾气,应该会死掉,第五季结尾应该是连任成功,给第六季留下伏笔。毕竟十三集呢,中间肯定有很多的妥协和明争暗斗。美国现实中要有个弗兰克这样的总统就好了。

如何评价《纸牌屋》第五季?

要问我整季的观看感受如何,我想说第五季的水准应该比第三第四季强,或许比不上第一第二季。

这一季主要就是两个故事,第一个讲述的是木下如何利用宪法的各种漏洞加上选举舞弊来操纵选举击败Conway,第二个讲述的是木下对权力的真正思考,以及故意泄露信息导致自己被迫辞职,试图和Claire从里外共同控制白宫。

至少在木下利用宪法第十二集修正案让参众两院选举总统之前,我是比较紧张的,不知道如此大劣的情况下Frank怎么翻盘。不过纸牌屋的剧情也没有让我失望。首先当选举不利的时候利用自己现任总统的职务之便,以反恐为借口增加投票中心的安保,导致投票人数下降,在局势失控的时候又利用反恐之名,迫使两位州长拒绝成为本州投票结果的合法性,使得两位候选人均没有超过270人的选举人票。翻盘之前,Frank都打电话给Conway认输并且恭喜Conway获胜了,最后又搞了这么件事,只能说太刺激了。


Frank在这一季的表现,可以说非常棒,超越了自己前两季的表现,对宪法漏洞的理解,对权力的理解,对选民心理的操纵,都可以说做到了极致和巅峰。其不择手段和黑点囊括了特朗普和克林顿(男)的各种黑点。选举舞弊,试图利用私人企业和基金会影响白宫的决策等等。当然,Frank不是没有弱点,弱点就是他对Claire无条件的信任。当然,原回答看得出我个人是非常讨厌Claire这样的人物,自然信任Claire就变成了Frank的黑点,毕竟按照上面的说法,Frank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这片子最终Underwood夫妇是应该要翻车的,所以除了Claire似乎也没有什么人能真正击败Frank,编剧安排她各种智商下线的举动也可以理解,就是很奇怪Robin Wright自己当编剧,不知道是想把Claire塑造成Frank的弱点还是对手。如果是当对手的话并不够格,我只能说,Claire你还是要学习一个,Frank在国会20多年,身经百战见得多了

下面说说这季的两个新角色吧,首先是Mark Usher。Mark不能算纯新角色,上一季就以Conway幕僚的身份出现过。我当时还以为只是一个酱油,没想到编剧有把他培养成下一个Boss的潜质。还记得Frank第一季第一集的那个经典语录么?

Power’s a lot like real estate, It's all about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The closer you are to the source,the higher your property value. Centuries from now, when poeple watch this footage, who will they see smiling just at the edge of the frame?

权力就像房地产,位置至关重要,越是靠近资源,房产的价值越大。几百年后当人们看到这段影像,他们会看到谁在画面边缘微笑?

这是上一任总统Walker宣誓就职仪式上Frank对观众的话,当时可以看到第三排的Frank偷偷的向镜头招手。

这一季,当Frank击败Conway,宣誓就职的时候,又是谁在画面边缘偷偷的向镜头招手呢?

Mark对于政治的嗅觉很灵敏,他明白将军根本看不起Conway,就算Conway赢得选举,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将军和幕后的集团给搞走,Conway本身也不适合玩权术,毕竟在几乎赢得选举之后又突然消息不明选举无效。他战争中的经历还给他带来了些许PTSD,需要VR游戏治疗,导致他在压力极大的时候心理崩溃,变的暴躁且不理智。所以Mark机智的跳船了。跳船之后,他又机智的跟随了Claire而不是Frank,在拿到了Claire杀人的把柄之后,又去Frank那儿留了后手以防万一,同时也逼迫Claire任命他为新副总统,只能说他玩弄权术这方面一点都不弱于Frank,在国会拉票的时候,他对于各位议员的黑幕,期望,心理状态,都有非常独到的理解,不亚于当时Frank和道哥在国会的联盟。

可以说,Mark也是一个把总统宝座当做自己目标的人,而且他与局外圈子的关系比Underwood夫妇更多,各种科技,金融,石油业大佬认识的相当多,甚至还有一个特别的处理脏活的小组,帮Claire收拾了杀人后的局面。这样的人,如果站在了Underwood夫妇的对立面,会非常麻烦。

第二位重要的新角色是Jane Davis,首次出现是在Conway的竞选搭档将军指示的一场可以说是军事政变的行动中。当时军方假装丢失了核原料,逼迫Underwood夫妇进入白宫地下核掩体,导致在选举日前几天无法出门拉票,当时就任国际贸易次长的Jane正与国务卿Cathy和Claire见面,也一起进入了掩体。

Jane的官职并不大,但是她却与大量的私人企业和海外利益集团有瓜葛,可以说是这些集团在白宫的代言人之一。她可以依靠在叙利亚的人脉锁定恐怖组织ICO头目的位置,甚至可以让ICO头目在她觉得合适被发现的时候被军方发现。可以说她代表的是一个跨国的大型利益集团,可能正是ICO背后的金主以及美国两院议员背后的金主集团。在美国有借口派军进入叙利亚的时候提供帮助,以获取中东的石油利益。

在那次“军事政变”中,也是Jane的关系网帮助Claire确定了这丢失的核原料并不是事故,而是一场有预谋的事件。处理起那些“麻烦事”来,她比这部剧中的任何一人都心狠手辣,经验丰富。在俄罗斯破冰船搁浅事件中,也是她动用关系,处理掉了俄罗斯船上的那位美国科学家。当前任竞选经理Leann Harvey和她数据中心的黑客Aidan MacAllen造成越来越多的麻烦的时候,先斡旋帮助叛逃俄罗斯的Aidan回到美国,然后又利用Leann的枪造成了Aidan的“自杀”。当Frank辞职之后,又抓住了Leann的心理,答应她幕僚长的位置,以换取Aidan给她的绝密资料,最后制造了“事故”除掉了Leann。同时,Claire杀死小说家炮友Thomas的毒药也是她提供的,甚至她还告诉了Claire,如果Claire希望让Frank因为肝衰竭死去的话,她也很容易做到。

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太太,大概是整部剧里面杀人最多也是国际关系网最复杂的人,从目前看来深不可测,几乎已经到了Frank认知中权力的巅峰,她不任职任何关键职位,却又能在白宫的各项重大决策中施加影响力。甚至当Claire希望她成为内阁成员的时候,她也拒绝了。她不想当局内人,安心的躲在局外,却又能影响局内。美国的权力机构,无论是国会还是法院,都根本不了解不知道,甚至动不了她。她的角色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又是那么的举足轻重。

Jane不是个想求官职的人,官职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只需要当总统的特别顾问,就能发挥她最大的能力。那种玩弄白宫于鼓掌之中的感受对于追求权力的人来说,可以算得上的最顶级的成就了。Jane甚至也没有站队,不属于任何人,也不真正的忠于任何人。她对Claire的帮助甚至可以说是因为她认为Claire相对于Frank来说,更容易操纵。所以对于Frank来说,让她倒向自己,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Jane只押注给能和自己合作,能赢的人。

总体来说,第五季接触到了权力的极致,也就是Frank所说的不在白宫,不被那些麻烦的国会和法院干扰,就能对美国施加影响力。当然背后肯定会有更多复杂的组织,利益,关系存在。那个神秘的类似于骷髅会的组织也是这种利益集团的代表。之前Ramond Tusk可以说就是这种权力的一种代表人物,他也不在白宫,却又能对当时的总统Walker提供建议,影响他的决策。至于第六季怎么发展,就看编剧的脑洞到底如何了。


毕竟上一次现实中的大选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

如何评价《纸牌屋》?

《纸牌屋》,一部围绕美国政治问题而拍摄的剧,将总统入选过程描述的十分详细。在权力面前,其他所有东西必须让路,有谁敢阻挡我的夺权之路,后果只有一条,那就是死。在剧中,所有阻碍安德伍德入选总统的人都死了,没有一个例外。安德伍德为了当上总统,费尽心思,所有人都以为成为了他的朋友,却没想到只不过是他当总统路上的一枚棋子罢了。这部剧强烈的阐述了两个字:欲望。人类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得到了想要的就想得到更多没得到的,尤其是权力,作为一名政客,谁都不会嫌自己权力的,都是觉得自己权力不够,想争取更大的权力。就这样,一场权力之争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让所有人都为之窒息。


《纸牌屋》真的不拍第五季了吗?

纸牌屋:第五季资讯 这部获得艾美奖提名的《纸牌屋》第五季将于5月30日开播。金球奖获得者凯文·史派西(饰演弗朗西斯·安德伍德)和罗宾·怀特(饰演克莱尔·安德伍德)在剧中一直是彼此的强力助手,然而这次他们之间却出现了关系裂痕。同样出演《纸牌屋》的有迈克尔·凯利、杰妮·阿特金森、内芙·坎贝尔、德里克·塞西尔、德里克·塞西尔和德里克·塞西尔。

如何看待纸牌屋塑造的三观?

当《纸牌屋》拍摄到第五季时,我们依然要追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对这样一部描述恶人登上权力宝座的剧集感兴趣?通过一部美剧了美国的民主和民生状况大概是一部分原因,因为《纸牌屋》几近写实地将美国民主式生活的虚伪一面揭示了出来。民主也会被权力玩弄于股掌之间。正如丘吉尔所言,所谓民主其实是最不坏的制度。民主制度下同样存在大量的腐败和权钱交易。看似公正的总统大选,背后都是各种利益集团的鼎力资助,比如大财阀雷蒙德·斯塔克与前总统加勒特·沃克的私人关系直接导致了总统的下台,而安德伍德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利益交换换取各派议员的支持和选票。但是安德伍德与其他总统的最大区别就在这里,他将利益赤裸裸地摆在台面上,他打破第四面墙,直接面对观众说出的心里话,也是对民主制极大的反讽。

美国政府最大的问题是尾大不掉,众所周知,美国是建立在一场反对英国的独立革命之上,它对政府和权力有着天生的不信任,就如同里根总统所说的,政府不是我们问题的答案,政府就是问题本身。美国在民主体制上不同于其他国家,美国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它缺乏传承下来的欧洲封建阶级。北美作为新定居地,似乎是机会均等的国度,居民在生活中的地位全凭自己的劳动和才华。只有些微传承下来的不平等,无需强大国家来做财富再分配;却又对洛克自由主义的普遍信念深信不疑,即人人都可自由帮助自己。所以发展到现如今,美国的国家权力被分割成了很多部门,总统想要利用手中的权力签署一份法案,会面对多重阻力,几乎没有办法进行任何政府体制的改革。但是现实中没有完成的问题,只有通过安德伍德这样的强势的总统,利用民主制的各种漏洞才能完成。换句话说,民主制成为了政府的最大障碍。

《纸牌屋》第一季中安德伍德帮助总统通过的教育改革法案,其实是对民主的反讽,因为他钻了民主的空子,避开了两党之争才赢得了多数选票。这其实也是安德伍德的魅力所在。当普遍的好人总统都无法完成的事情,坏人可以无所不用极其,利用权谋也好,诡计也好,他至少签署了法案,完成了别人做不成的事情。很多人会被这种坏人的魅力所吸引。

我们很容易将安德伍德看作是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人物——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政治家,已经成为了欺骗、背叛、狡诈和谎言的同义词。但是从另一方面看,马基雅维利是一位现实主义者,就如同安德伍德的为人和行事风格一样,因为现实政治的根基在于,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做到了什么。当你可以为民众带来更多的福利,更多通过的法案,更多幸福的生活,民众才不会探究你采用了谋杀、阴谋和政变。这大概也是理想的民主与现实的民主之间的差距,人性的复杂和功利。就连最伟大的民主制国家也是建立在屠杀和种族灭绝之上。安德伍德有句名言,总统所做的事情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他所展现出来的是现实政治的残酷与复杂性。他深谙政治与权术的规则,玩各种权术交易,利用党派斗争,搞权谋政治,甚至不惜以生命威胁来取得胜利。

在大众媒体时代,更容易产生平庸的政治家。大众媒体催生的是表象政治,所有的政治都变成了一场媒体秀,美国大选的辩论,竞选人宣传自我的方式,通通都变成了聚光灯下的焦点,但是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滋生了民主的阴暗面——《纸牌屋》展现出来安德伍德身上种种利欲熏心,不择手段的方式,恰恰满足了观众意淫许久,但现实中看不到的民主的黑暗。

我们要知道,《纸牌屋》里的权力游戏与美国的现实政治息息相关。听说奥巴马也喜欢看《纸牌屋》,不知道是吸取的安德伍德总统的权力之术,还是警惕了民主的滥用和腐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